芸狐忘归

【凯歌衍生】爱人生、爱修罗!

(1.这是由@盒盒怪 太太一条lof下的评论引发的脑洞。

2.故事都是他们的,梗都是各位太太的。

3.我rio搞不定lof格式 |||b

4.狐已弃疗。)


曲鲍大法好,貌似没人抢。(?)

暗恋音乐系大提琴学长but告白失利什么的,圆号表示有这回事儿?

然浩、平浩、白浩……自己实在太抢手,人帅真是没办法!

秋冬哥不服,启冬、白冬、一度秋冬……

——然并卵,绯闻一堆自己却还没上线,sad。

莫九爷红果果的从度总床上醒来,感觉自己有点儿心累。

度总:我就是借你衣服研究一下。

然然出差归来,一把抗走了袁浩。


唐教授表示人森赢家:程灝是我的,袁雎还是我的~

孟韦看一眼唐川:戴涛哥是我的,觉民叔叔也是我的,

哦,我还可以替阿诚哥“好好照顾”一下明台~

阿诚哥在心里优雅地掀了个桌,

露出标准小貔貅式微笑:北京分行的账也一定要好!好!查!

范老板暗戳戳盯着戴涛考虑和方孟韦打一架。


青瓷约了战神准备谈谈“白明”到底是不是邪教的问题,

小警察林丛默默拉紧自己Alpha季怼怼的衣角。


胸外研究僧小胡同学向苏苏借了小木牌,用以计算他家赵“唐僧”的前任。

穆奇赶紧表示他不认识赵医生,他这么牛B的水平怎么会轻易骨折!

小马表示次元壁那么厚,他才不是赵妖精的后宫!


徐风和徐然:我们就静静看着。

公孙泽牵起谢非凡的手:咱俩一起走。

臣臣拉着璞璞左袖子,拓拓拉着璞璞右袖子,

璞璞心里苦,但璞璞不说。

陈家明扑过来拉走了宇文拓——以下拉灯……

what?你说double家明?

小陈推推眼镜,认真嫌弃了一下小鲍的着装品味。

郭小靖站在琰琰左边,杨小昭站在琰琰右边,

吓得琰琰一把抱紧了苏苏:朕巨冤枉!(琰琰之眼.gif)

逍遥&小川&景天:You sure?

周凯:我媳妇呢?

——对不起,先森,你还在读条。

月老说老夫已被这混乱的红线缠成茧,你们自己开心吧……

噢!爱人生爱修罗!更爱凯歌!

 

查看全文

中国文化纪录片(B站转的,自码)

麻竹!

Dhoo:

资源站:

1. 我在故宫修文物av3924328
2. 国脉·中国国家博物馆av4152415
3. 御膳房av4004813
4. 帝陵 av4619981
5. 中国通史av5670296
6. 北京中轴线av4378167
7. 大明宫av1730716
8. 大运河av4139898
9. 超级工程av6456542
10.航拍中国av8320409
11.舌尖上的中国第一季av3585546, 
第二季av4231881
12.长城av3122019
13.楚国八百年av992037
14.台北故宫av3578648
15.汉字五千年av250263
16.河西走廊av2229874
17.新丝绸之路av1242179
18.史说汉字av2483589
19.海昏侯大墓av3563428
20.复活的军团av522440
21.圆明园av1563053
22.东方帝王谷av2484328
23.望长安av4686831
24.布衣中国av8802176
25.大汉帝国av5332988
26.中华文明av3479721
27.历史的拐点av5957522
28.世界遗产在中国av4734362
29.再说长江av2120529
30.美丽中国av2251606
31.敦煌av5031538
32.敦煌画派av9940353
33.与全世界做生意av2837502
34.留住手艺av3193310
35.第三极av8668069 
36.当卢浮宫遇见紫禁城av1458232
37.天河av2933029
38.光阴·西藏的西藏av4471131
39.中国高铁av9701763
40.筑梦路上av5053430
41.故宫100av4114589
42.我们诞生在中国av7346616
43.锦绣纪av6294513
44.古兵器大揭秘av5838576
45.大国重器av1806333
46.寻味顺德av4673559
47.味道云南av3692768
48.客从合出来av1088790
49.南宋av3613036
50.神秘的西夏av4670883

 
查看全文

嘤嘤嘤2

lof大扫荡。

小红心过的文章至少少了7篇,奈何点赞太多搞不清是哪几篇。

心疼写文的太太,希望你们有底稿。

关注的人好像也消失了几位,看来不是我被移粉。

总之不是很愉快。

查看全文

嘤嘤嘤

话说关注的人为啥会掉?我被移除粉丝了吗?

嘤嘤嘤……瓦只是个暗戳戳的点赞党……

查看全文

2016年纪录片个人向阅览拾遗

麻竹!

香从何来:

  • 中国历史

《中国通史》(100集)

挺好的一部纪录片,当然不能指望说一部纪录片能拍出一套《中国通史》书的效果来,作为科普来说基本是足够了,同理还有央视以前拍摄的《世界历史》系列,优酷有全集,这里就不贴地址了。

《楚国八百年》(8集)

讲先秦文学的时候给学生放映的纪录片系列,仍然是央视的手笔。楚国在先秦诸国里是个比较特别的存在:楚庄王问鼎中原以前,楚国处在诸国中最边缘的一个地带,被排除在华夏文化以外;而到了秦始皇统一六国后,那个能够亡秦的又为何一定是楚国呢?每个人都会在这部纪录片里找到自己的答案。

纪录片看腻了可以去优酷搜一搜《东周列国》的电视剧一看,先秦还是有很多迷人之处的。

另外推荐一本日人的历史小说,司马辽太郎的《项羽和刘邦》。

  《风追司马》(2集)

看名字就知道说的是谁了吧,司马迁。

司马迁的《史记》为我国二十四史之首,鲁迅评之:“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

《史记》的价值无需我多置喙,司马迁能名垂千古也并非只是因为他著的这本史书。

观《史记》,前有《项羽本纪》,为败者著书,为败者慷慨,又为败者将他的败因一一数落。纳粹党人说,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但太史公却为一个败者著了“本纪”。

本纪,本为帝王之传。

又有《李将军列传》,前后排布,激情澎湃,义者便写义,龃龉者便写龃龉;将军的优劣都跃然纸上,这也是所谓的“不虚美,不隐恶”。

也有《刺客列传》,嬉笑怒骂,皆成文章。看穿去,无非侠义二字。乱世里的义,恰如道之所存也。

曾子说,道之所存也,虽千万人逆之,吾往矣。

还有《卫将军骠骑列传》,与《李将军列传》前后对照,本身虽然在史学上存在争议,但亦是司马迁个性的一部分。

后有《淮阴侯列传》,一个人一辈子的兴衰荣辱,就在贫贱和富贵间忽然坠入死亡。

《史记》是我国第一本纪传体通史,在它以前,史书或以年代排布,或以国家区分;从来没有一本像《史记》一样,把人从历史灰色的背景中掏出来,把人放在舞台上,把人放在笔的中心,以人的人生去交织成历史。

历史本身就是由很多个人的人生组成的不是吗?只不过,当太史公把目光投向每一个人的时候,历史开始有了温度。

司马迁身受极刑,几欲就死;《报任少卿书》,洋洋洒洒一大篇,饱蘸着他的恨和信念,故而能使慷慨悲恸之情贯穿全篇,即使几千年后的人去观之,依然不禁怆然而涕下。

他把这些感情都灌注到了《史记》里。身体上的残废让他的感官变得愈发敏锐,让他的言辞愈发犀利精准。他写历史里的人,写他们在乱世下的遭遇、在皇权下的遭遇、在逆境或顺境里的遭遇,他写的不是人物,也不是历史,是他自己的恨、希望、信念、悲哀、痛苦。这是来自几千年前文人的人道主义精神,以致于那些喜爱《史记》的人,看的不是参悟,是人生的痛和寂寥。

司马氏的话,未必全都正确;司马氏的方向,未必全都是未来;但司马氏的精神,一定会永世长存。

《玄奘之路》(12集)

玄奘法师之所以要去取经,乃是因为当时大唐所保存的经卷里有诸多纰缪,所以他需要去“取真经”。他偷偷地去,背着一点行头,蹒跚了十七年。这是发了大愿的才会做的事。求真之路上,他的身边并没有什么徒弟,有的只有他对真经的向往。

《成吉思汗》

BBC拍摄的纪录片,视角比较有意思。

《公元1644》(4集)

“公元1644年,这一年的春节是大明王朝崇祯皇帝一生中最黯淡无光的新年。元旦一大早京师大风呼啸出现了罕见的沙尘暴,大风霾在古代星相术士眼中是边事刀兵大起的征象乃大凶之兆。1644年的春节,作为帝国最高统治者崇祯比任何时候都真切地感受到大厦将倾的悲剧已经成为不可挽回的事实。三个历史关键人物:李自成、多尔衮、吴三桂做出了不同的人生抉择,从而改写了历史。”

《圆明园》

“请建造一个梦境,材料用大理石,用美玉,用青铜,用瓷器,用雪松做这个梦境的房梁,上上下下铺满宝石,披上绫罗绸缎,这儿建庙宇,那儿造后宫,盖城楼,里面放上神像,放上异兽,饰以琉璃,饰以珐琅,饰以黄金,施以脂粉,请又是诗人的建筑师建造一千零一夜的一千零一个梦……总而言之,请假设有某种人类异想天开产生的令人眼花缭乱的洞府,而其外观是神庙,是宫殿,这就是这座园林。”

《爱新觉罗·溥仪》(10集)

 

“昔大清已去,穷途末路,几多春秋几多愁。

叹伪满如虚,力挽狂澜,两行清泪两折腰。”


  • 电影

《电影传奇》(63期)

这应该是我去年看过的最喜欢的一部纪录片系列了,它的风格非常奇巧,从电影的台前看到幕后,看见电影背后的一整个时代;它的意义不仅止于电影,还在于它深沉的史观。


  • 文学史

《腾飞中国:文化纪事》

这个系列是凤凰卫视做的,主要介绍了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许多台前幕后的事情,大陆地区好像找不到在线资源,可以找找看有没有网盘下载,或者在YouTube搜索观看。


  • 考古

《国宝档案》

这个好多期了吧,哎呀我看不全……有兴趣的还能跟《鉴宝》节目交替着看,对就是那个时不时会有人捧着青花瓷开水瓶上来的节目……

《考古中国》

我这里贴的是第四季的地址,第四季里有讲海昏侯大墓发掘过程。

《地下宫殿》

这是1958年拍摄的定陵发掘过程的纪录片……由于拍摄年代背景的限制,里面解说词可能会让人有些不适,但本身仍然是珍贵的视频素材,看的时候不要激动,要理解……


  • 战争史

《彩色二战》

都是第一手资料,比较珍贵。央视配音版的有些改动。这里贴的是央视版。

==============================================

非央视、非大陆制作的纪录片里所采用的视角可能会跟我们以往所受教育中惯有的不太一样,看个人要如何接受了。

 
查看全文

关于某禽类电视剧怎样用三十年前的价值观恶心的我胃要吐出来了

对!简直对不起那么现代感的服装设计!

洛慢书:

首发公众号女友力(nvyouli100),自己再发泄一下心中怒火。


前几天为了喜欢的演员看电视剧,十集以后自动改看的cut,二十集以后cut也不敢看了,手动自己cut正片。每到这种时候就有一种非常自虐的感觉,反思自己是不是抖M,天下好电视剧那么多,我非却非要看个雷子,非要看个雷子,把自己炸的灰飞烟灭不放手。

要说本剧亮点,也不是真的为0,不然我岂不完全就是吃屎爱好者了。况且为了那点亮点,还呼哧哧的跑去知乎答了个题——答了五千字呀!日月可鉴我一片心意!总是饱含着热泪想要贵剧好的对吗!

……可是贵剧还是不能好,不过那时候想着吧,七十多集电视剧,我都快看到六十了。我就忍一忍,炸完自己最后一下吧。

毕竟在看了之前那些逻辑崩坏人物失格的内容,还有什么能吓唬到我的呢!

哦,结果还真有。


故事的背景是民国时期,在汪伪政府卧底的共党男主与军统女主两情相悦多年后再见火花四溅旧爱重燃。同样作为共党的女二在几番帮助男女主打掩护窃取情报之后被革命意志不坚定的小同志出卖,一队人给插进了大牢,此时男主角才发现身边这个一直活泼可爱叽叽喳喳追求自己不放弃的小姑娘居然也是革命同志,啊,牛逼了。

可惜出不来了,怎么办呢,回想从前,为了掩护失误故意向女二求婚又悔婚,对女二说你赶紧离开上海滩我嫌你麻烦……还觉得蛮对不住她的。

她现在不招供,要死了呀。

男主思前想后,买了一个金戒指,跑到大狱里,牵着女二的手给她戴戒指。说你这次能出来,我一定真的娶你,我一分钟都不耽搁一定娶你。

女二感动的眼泪汪汪。

BGM一二三煽情起,哎呦不错哦,你骗我要是没看过前面后面的剧情,我都要以为编剧真的准备写男一真爱女二了。

 

……转了两场戏之后,男主回到家里抱着女一一起为了革命事业互相激励了起来,说女二真可怜啊,她真勇敢啊,她帮我们好多。

是哦,他从头到尾都爱着女一号,他的初恋,他的小天使。


男主角不爱女二。

他只是感动,只是觉得亏欠,只是觉得她要为了革命上断头台了,不想教她遗憾。

看完这段恶心人的剧情,终于毅然决然麻溜弃剧。

顺便上知乎更新一下答案——“剧情逻辑全线崩溃,覆巢之下无完卵。贵剧太烂,我不看了。”

 

真正恶意的不是男主角的选择,而是编剧笔下女二号见到那枚戒指、听到她明明知道是“补偿式”求婚时仍旧满足幸福的表现。

 

前者不过是一个角色设定崩坏,而后者表现出的是我国某些文艺工作者们心中几十年不改的价值观——作为一个女性,就是柔软的,容易被讨好的。哪怕你是一个聪明可爱又有先进思想革命精神的女英雄,你也必然要为虚假的柔情而开心。你知道他不爱你,他对你的一切都是施舍,但你在感情里一定要当个幸福的乞丐。

 

因为你是个女孩子呀,你毕竟是个女孩子嘛,你怎么不能被这样的求婚弄得感激涕零呢?

 

……

 

说真的,严肃脸。

我们的文艺作品真的不要稍微进步一点吗?

从我很小的时候开始,感觉电视上就会总出现类似的剧情:女性角色被恶徒强暴了,一个劲儿的洗澡哭喊着“我好脏我好脏”……哦,好的吧,那你是受害者呀,你为什么脏!你要报警呢!大清都完了你被坏人欺负了不会被侵猪笼的!

 

接下来,英勇的男性角色就出现了,焦虑,思前想后,最后勇敢地站出来——我!娶!你!

 

咦?你也不问问人家要不要嫁你?

还没奇怪完呢,剧情又一个大转折。

 

女性角色满脸泪水的扑进男性角色的怀里,啜泣:“你真的不嫌弃我吗!呜呜呜!”

“傻丫头我怎么会嫌弃你呢!”

 

……哦,这对话的逻辑是什么呀。

难道我大清……还没亡?女孩子被欺负了就要受到道德谴责,是她的错,她一生就得被毁,男性给了她一点退路,就感恩戴德起来了呢。

 

卡尔维诺童话里有一个故事,叫《高傲的国王》。

老商人的女儿偶然看见了波斯国王的画像,国王长相极美,所以常年带着七层面纱,他性格高傲,谁也不喜欢。那女儿爱惨了他,害了相思病,父亲便递上女儿的画像给老王后,恳求她给国王看一看。

国王不愿意看,听说那女孩以泪洗面,便说给她七条手帕擦眼泪去吧。又说那女孩为你要死要活,国王递了一把小刀:让她去死吧。

 

老父亲不愿意女儿痴迷,将自己在王宫中受到的侮辱转告给女儿。

女孩子想了想说:我要一匹马,我要去闯世界。

 

女孩子带着钱和马,一路遇见了各种奇闻异事,她行侠仗义扶危济困,用自己的智慧和勇敢得到一笔一笔的报酬。最后的礼物是一根魔法棍,送礼人知道她依旧爱恋着国王,说这个棍子能实现你说出来一切的愿望。

 

她没有用魔法让国王爱上她。

她说:“我命令立刻造出一座与高傲的国王那座王宫同样高大的宫殿,上面有和他那座宫殿一样的七扇窗户。”

第二天清晨起来,国王惊讶的发现自家隔壁突然出现了这样一座漂亮的城堡,啊,窗台上还站着一位美丽的姑娘——也就是商人的女儿。

 

国王心动了,揭开自己的第一层面纱,对仆人说拿着我最漂亮的手环去找这个女孩,代我向她求婚。

女孩看见了,说让它做我门上的把门环吧。

 

接下来第二天,第三天……直到第六天,已经爱上女孩的国王每天都揭开自己的一层面纱,委托侍从送上世间最好的珍宝向她求婚。女孩不为所动,将每一件价值连城的宝物都像普通的物件一样使用在别处,连王后的桂冠,也成了厨房里放锅子的支架。

 

第七天,国王与她在窗口对视,他解开了自己最后一层面纱,露出了真容。

商人的女儿说:“好的,我答应嫁给你。”

 

即使是一个普通的商人女儿,也有自己的尊严,她对世间一切的珍宝弃之如敝履,不屑使用魔法获得心上人的爱。

她想要得到的正是尊重,我与你一般高,我们谁也没有面纱,就这样平等的相见。

我爱你,但绝不接受你的侮辱或收买。我爱你,希望等有一天你也同样痴迷于我。

 

作者在最后写道:新娘万岁!

 

说到这里,肯定有人会问我,女孩子不能软弱的谈恋爱吗,那位女二号,看到了喜欢的人向自己求婚,不能自欺欺人开心接受吗。她都要死了呀。

 

何止是可以,简直是只能。

就我国电视剧电影作品来讲——百分之五十的女性角色都会欣然接受这样乞讨来的爱情。

像商人的女儿那样不可爱的正面——胆敢拒绝自己心上男神霸道国王的礼赠,在很多作品里就是不合乎创作者的“逻辑”。

 

我甚至不是真正为了女二的选择而生气的,是在看国产电视电影的这么多年里,从来没见过任何一个“商人的女儿”,反而都是在最后一刻、或一开始就被创作者毁掉的“女二号”。

她们有自己的梦想,她们那么好。突然有一天,作者以自己的视角觉得应该委派一个男人嘉奖你,拯救你——所以他们求婚了。男性角色们可能也一头雾水,为什么要向一个不喜欢的人求婚呢,出于人道主义精神吗?

仿佛拿着那只笔的人、掌控者摄像机敌人真的不明白,不只有爱情一条路能让她们一生圆满幸福。

 

我很疲乏了,想看一点别样的电视剧,不要把三十年前的戏码拉出来一遍一遍的遛了。

想看女二这样的好姑娘看见男主角对她求婚的一刻,她心中荡起波澜,但又明白,这个人不爱她,只是可怜她。

 

于是她缩回了手,说:

“我不需要这枚戒指,去送给你喜欢的人吧。

如果我死了,就祝福你和你爱的人幸福平安。

如果我能活着离开这里,我希望有一天我能真正变成你喜欢的人。”

 

她可以至死也深爱着他,同样,至死也保护着自己的尊严。

>>>


BTW

发过微信之后呢,老师跟我港可能很多观众没法意识到这是侮辱,看到很感动就会当做是“临终关怀”式的剧情。

哦,我就想了想,这是逆向临终关怀罢,让一个要死了的人去关怀你的玻璃心消除你的负罪感——这一般出现在在病重老母和不孝逆子身上才稍显合理啊……


查看全文

转完论“文章审美”那篇文后的牢骚

“爱看看不看滚”。遇到这事儿真是挺心累的,都没法儿回复,顾左右而言他。

气不正的文章和作者多了,看了也就看了,看完了别被带歪,心里还得知道什么是正的、知道哪里不对。这是一个读者嘴炮不过来的无奈。

说你人物ooc到飞起,黑化严重,没了风骨……架不住你写你的,我只能不拿你当原人设看,这就是个人物“撞名”的其他故事。也有的梗/故事本身很好,作者文笔也没问题,可套在人物上就崩了,但作者就是要这么个玩儿法并ky不约……还能说什么?我自扫门前雪的记着对的该是啥样,但评论里一看还有那么多读者不想花费这份分辨力只跟着呵呵,还有姑娘太年轻判断力弱的直接被拐歪了。想想当年QY剧泛滥的时候,讲的故事三观碎一地却几乎洗脑了一代人,可怕。

我少年时经过的三次元撕逼太恐怖,现在更加畏惧网络暴力,所以总在围观潜水。但所有人都像我这样怂,结尾那句话说得真对——这圈早晚要完。肯出来为作者正正三观的那些读者都是勇士,需要点赞;当然,就作品论作品,不对作者人身攻击,注意语气措辞。

在享受创作自由的时候就必然要面对读者评论自由,余秋雨、韩寒那咖位的都炮轰的一堆,这一两句的算啥呢还不经说了,何况一上来就无的放矢、无理取闹的极少数,毕竟圈子小,被怼的没那么多复杂政治因素而是作品本身存在问题。拿“ooc的还有那么多”“不喜欢就别看啊”“圈地自萌”来做挡箭牌的,在捍卫自己创作自由时有没有考虑过尊重别人的评论自由呢?你能写、能公放出来,别人就能说。说“我又没请你来看/评论”的那些,你咋不设私人可见呢?请正确理解“圈地自萌”的意思。以及,如果你考了60分,家人问你为啥不能考90,你要作出“那还有不及格的呢!”这样的回答吗?

我见过被指出“气不正”问题后立马翻脸的作者不是一个两个,不服气,觉得自己没错,“你们排挤我是嫉妒我,你们不理解我的观念,我退圈了”……真没精力去给她们做思想工作,渣观也没什么值得理解的,走就走了吧,圈里没了这路人风气还清净些,是幸事。有那个空闲不如留给为好作者、好作品写长评。真的,优秀的作者会反思自己作品的不足,屏蔽无理的谩骂攻击,思考和接受有效的意见和建议,让自己越来越好,绝对不会理不直气也壮地说出“不喜欢就不要看”这种话——当这句歪理成了通用驳评,“气不正”的作者数量已经多到带着圈子的风气也跑偏了。

敢于站出来发声、激浊扬清的那些读者,维护圈子长久良性发展需要你们!也希望作者和读者间,多些思考,少些撕逼。


有人说,你要宣扬“风气正”难道我们就只能写“傻白甜”?我想说这逻辑是掉进概念混淆坑里了,快爬出来!

金庸写郭靖、杨过、令狐冲,也会写欧阳克、金轮法王、东方不败,百样人物百样性格,各有丰姿和存在的意义,正面人物固然是要宣扬的,反派也自有反派的魅力——你当然可以喜欢反派,你喜欢他们又不代表你就认同他们的价值观、人生观。好人有阴暗面,恶人有一念善,善恶曲直皆非莫名而来,尊重每一个人物形象,才成就了精彩的故事。金庸也只是描述了有这样的人、有这样的事儿,他心里“侠”是什么样儿、“义”是什么样儿,人们是看得到的。这画风不正吗?这傻白甜了吗?

风正,不是一味描绘正面的东西,而是在一片黑暗之中,你仍然让人感知光明是何样。你也许更喜欢暗夜,但不会把暗夜粉饰成白昼。

与之相反的典型案例,挂着羊头卖狗肉,非要把一件道德沦丧的事情讲成品格高贵,激赏那些渣人品还要强迫人接受,这就是歪风邪气。QYNN常干这事儿,很多影视剧里的“傻白甜”也在此列(谁说那些是正能量的?掀桌)。

上述举例是原创,至于同人文,“风气正”的要求只多不少。同人特殊的一点是,人设是别人的(ORZ)。所以即使把背景AU了,人物风骨也不能扭的太出格,否则还是换上原创人物名吧;套梗、套背景,也需谨慎选择合适的,不是什么故事都适合投放给你萌的人物。特定的人格出特定的故事,不同人在同一背景下会做出不同的选择,就会有不同的情节和结果,有些事绝对不会发生在这个人物身上。

关于私设问题,有作者自辩曰:“你没看懂我的设定。”我说了,同人同的是“人”,人设是原著的,风骨不能动,这里能私设的指的是故事发生的背景环境、人物关系重新构建、人物身份变动和技能加成。不管这些私设多离奇多跳线,假设我们都是在全盘接受的情况下戳开阅读的,还ooc个什么呢?仍然是人。性格决定命运,人物推动故事的发生和走向,而不是因为情节需要就操控人物行为,强制人物做不该他做出来的事儿,令人设前后矛盾不能自圆其说——这个原则换什么设定都是不变的,变了就是作者给自己挖坑。所以,在理解作者私设的一堆条件下,人物形象自身仍旧说不通,那还是羊头狗肉。

哦,还有观点认为,最欧欧西的是那些完全放飞自我的糖文,这种也叫“傻白甜”但往往十分受人欢迎。是的,因为那人物都是Q版的,你看Q版画像的时候,会去纠结正常人头身比例不是这样的吗?(笑cry)大致的特征有、神气不歪就够了,写着Q文还想着肌理尽现的,来画眼睛Q版鼻子写实嘴巴Q版耳朵写实的脸拼一块儿看看。虐文(不指BE)为什么不能放飞自我?因为虐文都是写实派啊,那些为虐而虐莫名其妙的,当然尤其被捉ooc。

走治愈系路线的甜文是比致郁黑化文、雷崩蠢化文好接受多了,但看多了会使人物形象简白化,作为调剂可以,如果井喷式出现,圈风会越来越流于浮浅,亦非幸事。Q版画画的传神的那些,写实画像基本功也先扎实了。

认真琢磨人物、仔细考据背景、精致铺排故事、研究叙述逻辑、磨练文字美感……得益的不只是读者,成就的更是作者。珍惜每一位“画风正”的作者。


作者RP不正和作品文路不正都碎碎念完了,然并卵,本人还是属于“君且战千古,妾倦已十春”的那类。喜爱的多是默默收藏、评论/私信表白、出本支持,不认同的保持沉默,围观多、说话少。真长篇大论了,多半是气的不行了;不辩了,是累觉不爱了。

我说我评论得似乎顾左右而言他,净讲一些别的东西,也是心塞。我的确认为某文这样写对圈子风气不利,起了一个不好的引导作用,但我不希望用直接的指明换回一句简单粗暴的“不喜欢就别看”,而想通过旁敲侧击委婉点的表达,让作者能看进去并考虑一下。

想吃口好粮容易么。


查看全文

操蛋又事逼的文章审美

俯首吃毒的玫瑰娜:

话糙理不糙,推荐首页的小伙伴一起来看一下这篇文。

接下来是我的废话:

每个人都有不可避免的低级趣味,但是真心觉得当你是在用别人喜爱的两个角色创作的时候,还是要时不时审视自己的底线。如果你已经拿起键盘打算花这些时间和精力去写文,我觉得纯肉、文笔、OOC都是小事,重要的是你对人物要有基本尊重,要心怀善意

我所喜欢的一个西皮曾经也遇到过这样的问题。开始有不少镇圈的优秀作品,但后来热了以后良莠不齐,结果反倒是在我看来非常不可取的一些文章得到了大量的赞美。而当有人想提醒他们,不要肆意地糟蹋别人心爱的角色(例如:各种渣攻贱受、性侵、NTR、喜当爹、肢体伤害、甚至满清十大酷刑)时,他们往往辩驳:“不喜欢不要看”。

可是我想说一句,你写的是我喜爱的人物,放在了我经常阅览的版块,打着我西皮的标签,我要是运气好避开了你,我自然不会说。可是我要是出门没看黄历不小心看到你了,难道还不能让我发表一下个人观点吗?

这样的情节发展,最后总是用心的作者不能得到别人的喜爱,而整天靠着大肉棒和小妖精的标配日天日地的作品霸占屏幕。为什么?因为大多数人在看文的时候总是趋向于感知的快感的。一个耐心铺排故事,很可能比不过一个发情期间哭着喊来睡我的omega。

你开始觉得没事,这是个案,但是一旦这样的文章成为了一个圈子最受欢迎的作品,这个圈子的风向也就变了。没有人会再耐心写故事,你也将会被一大堆哭着来睡我的受、求我我就给你的攻所洗脑。到这个时候,这个圈子也就是大写的💊了。

人是感情动物,每一个写作的人都是花了心力的。而写手其实又特别脆弱,写得呕心沥血,除了出于自己对西皮的爱和萌,当然也会希望能找到别人与自己共鸣。每个人的雷点不同,每个人的三观不同,每个人对人物的理解都不同。

如果有人来批评你,生气是人之常情。我也被挂过,我也会生气。我也曾多事去说过别人,也知道会惹恼别人。没有一个作者是圣人,有的时候,可能只是一念之差、或者无心之失,她们让别人膈应难过。我认为读者有可以友善提醒的权利,而作者也应该有自我反省的意识

归根到底写这个还是为了对自己警钟长鸣。我不是一个优秀的作者,但是码字的时候还是必须问自己:我对人物怀有基本的善意吗?我对这个西皮怀有基本的善意吗?如果我是真心喜爱他们的,不要让他们担负起这些道德上模棱两可、甚至会引人指责的角色。我并不认为同人的人物都要尽善尽美,但是他们至少要是真实可爱的。

而作为读者,我希望我爱的西皮永远充满爱意,希望我在的圈子永远能容得下各种各样的作者,我也希望这些作者都能尊重我尊重的人物、写充满善意的故事。

啊!说了好多废话,又到睡觉的时间了。


宇宙大魔王:

基本审美,第一可以矫正自己写的那些烂玩意,第二可以主动屏蔽烂文章的污染。

基本审美包括对人物性格的基本解读,对故事走向的把握,对剧情节奏的控制,对文笔描述的提炼,对综合环境的融合,哦,还有一个相对正确的三观。

当然对同人作品应该要求比较低,能做到两项我他妈就能看下去,。

一篇小说,人物故事环境要啥没啥,不设置悬念,或者设置的悬念有跟没有一样,看开头知结尾,为了冲突而冲突,麻烦你回去多看两本书。

有的翻译也是没什么审美,辛辛苦苦翻译一篇长文,我看的感觉是这烂玩意也有必要翻译???

我虽然写的不怎么样,但是基本审美还是有的,可怕的是有的人基本的审美都没有还掂不清自己几斤几两。

当然有的读者也很没什么审美,你费尽巴拉写半天,他全部关注点就在搞没搞上,没搞!爱看不看!

性的描述当然很重要,我他妈还专门写过pwp,但是在故事中性的描写应该对文章起到推动作用,性的描写应该是可以反映人物关系人物性格,甚至影响剧情走向的存在。

同人圈子里写手门槛最低,能打字就能写,但是有的人真的是没有一点对原作的尊重,这种尊重是指至少你应该首先对原作人物的性格有个相对客观的全局掌控。

而且既然是同人作品,即使是pwp,也应该保持基本的人物性格吧,你不能说这是套用了这俩人的名字而已。

ooc真的是我第一雷点,老子看文是建立在这两个人的基础上,不是披着这两个人的皮的作者自我代入的意淫。受都是摇着屁股的矫情小娘炮,攻都是重度智障加满脑子艹的种马。

还有的是基本文笔就有问题,每次看到这种文就想把原作者拽过来问她,你告诉我你听到一老美说我操你大爷的你出不出戏。

要不然就是作者特喜欢站在世界中心呼唤爱,屁大点的事人物非要在心里一直矫情,加上一堆郭敬明一样的描写明媚忧伤的描写,真的是卧了个大槽。

还有一种喜欢找一大堆看似很华丽的词强硬的堆砌在一起,事实上作者连基本语法都搞不清楚,每句话里都是语病,看的时候有一种回到初中联系修改病句的错觉。

按理说,我的原则应该是不爱看就滚,没你说话的份。

但是没有基本审美的文手会培养一帮没有基本的审美的读者,这他妈结果就是劣币驱逐良币。

还有一点,其实每一个渴望进步的写手都希望有能给自己提出中肯意见的读者,我不想让那些听不得相反意见的人哭哭啼啼搞得所有读者都闭上了嘴。

有的太太写的好的一逼,没什么人看,有的写的烂到西雅图去了,他妈一帮人跟着叫太太,最后写的好的他妈淡圈了,写的烂的出本了,呵呵。

有些文章,我看的时候一万个卧槽,居然还有人到处大力推荐。

最后一点,是三观,作为一个道德相对论者,我的道德底线是很低的,但是很低不等同于没有,有些东西不能碰就是不能碰,比如娈童,受害者有罪论,性别歧视(包括在abo中),你发表的每一个字,都是在助纣为虐,推波助澜。

没有审美,这圈子早晚药丸。

吐槽而已没什么条理。


查看全文

写小说,心要诚,范儿要正,不能总想抖机灵

纳兰妙殊:

我的责编最近在四处寻找能签约的作者,跟星探找美女一样。

她一方面签成名作家,比如刘宇昆、马伯庸、冯唐、蒋方舟。昨天她跟我说她签了冯唐,我问,你觉得冯唐怎么样?

她说,他人很好玩的,改天咱们一起玩。

我(擦汗)说,算了。

她竟然说,我看到你在lof上写的那篇“众筹阉了冯唐”,哈哈哈哈。

我:那你还让我跟他……玩!

另一方面她也在努力发掘没成名的作者。有时她会问我,你看看这个作者的豆瓣文章,觉得写得怎么样?

这几天跟她反复聊过这个问题。

——注意,以下只针对小说,不包括同人文。看法非常私人。非常私人。非常私人(也就是我不会改变的意思)。

从网络上挖掘出的热门作者,如豆瓣红人,知乎红人,简书红人,问题在于,他们的小说有趣是有趣的,灵气也有,但网文痕迹太重。

网络文体的优点是:有意思,包袱又多又密集。因为网上的读者老爷都是很不耐烦的,两百字内还没抖出个包袱,人家就关页面不看了。

这让网络热度高的作者都特别善于讨好读者,隔两句话就让你嘻嘻一下。但这种文章印成书,就会觉得油滑肤浅,一页纸一页油似的。而且,这不是正经作者的路子。

这个可以作为作者的起步阶段,但应尽快摆脱这个阶段(张佳玮君似乎就一直没摆脱这个阶段)。

写小说,心要诚,范儿要正,不能总想抖机灵(天啦怎么押上韵了Orz)。

写豆瓣/知乎/简书/公众号红文跟写小说是不一样的。

作者要有“作者”的自觉与自尊。

 

——作者有责任让读者觉得愉悦(不是说只能写喜剧,精彩才是愉悦的来源),但不能为了故意讨读者喜欢,做小伏低,低到尘埃里,失去自己。

——“幽默”与“油滑”(故意咯吱人),“精彩”与“抖包袱”的区别,还是有很多作者和读者分不清。

说起来,总在网上写“红文”也容易被读者捧坏了。写个关于喵星人成精、说人话教铲屎官修洗衣机的故事,读者们一片喊好萌啊好可爱啊萌死了萌死了好治愈你写得太好了……是很萌,但是萌完了呢?

我的责编的感想是:在一个油滑被当做聪慧的时代,作者是多么容易就被读者的几个称赞迷惑淹没啊。

教学相长,作读相消。读者和作者们就在这种萌萌的治愈的美梦里,日渐幼稚下去,读的人懒得读“不萌”的,写的人也懒得写更深刻的了。

很多xx红人发在网上的原创小说,对人物的刻画仍停留在“贴标签”这个层面,主角配角都是扁平化的,导致很多故事还停留在天涯那些吐槽婆媳关系的热帖水平。这是另一种“范儿不正”。

太阳底下无新事,故事就那么多。“出轨”这种故事,庸人写出来就是八一八极品小三的贴子,大师写出来就是《包法利夫人》和《安娜卡列尼娜》。

让人叹息的是,我的责编说她有的同事说:这xx小说是很幼稚生硬,但这就是现状,大家都这么写,你那么严格要求的作家有几个?

(是做网红自拍吸粉开淘宝店,还是为了演好电影增肥毁容磨练演技争取奖项?)

记得两年前开个什么会,一位作家谈阿乙的小说,只说了一句:“我想,我们都要努力去找自己的‘窄门’。”

这是《圣经》的典。耶稣说: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

唉……

还是那句感想:范儿要正。哪怕初级阶段难免写得粗糙,但那是正正经经写小说的架势。

说实话,“私淑”鲁迅汪曾祺、奥康纳、福克纳、塞林格,还是流潋紫、桐华、张嘉佳、风行水上……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阿乙老说他二十多岁才开始读书。但他一上手,那范儿就是正正的,完全不走弯路。这点太赞了。

查看全文

关于妹妹想染发这件事的一点个人看法

人不轻狂枉少年,且狂、且痴、且醉。

中国有个成语叫做“阳奉阴违”,不是什么好话,但适时可以灵活运用一下,毕竟青春和迟暮都是弥足珍贵、不可辜负的时光。

我们是无法说服固执的老人到了晚年再去改变她的意识观念的,我用了很长时间才了解那是一件很残酷的事——摧毁其一辈子所认知的世界和信奉的道理,剥夺其安全感。我们永远无法真正理解她们一生经历的艰辛和苦痛,那是我们无法挺过的时代之伤,大悲不言;而那些伤痛所铸就的坚定和强韧,是她们不可剥夺的铠甲,支持到如今。

如此,即使我们用年少的意气和观点辩论赢了她们又能怎么样呢?这时候,“顺从”不是示弱,“隐忍”也不是退缩;所谓温柔,其实是不忍心,不忍心伤害。

阳奉阴违在此时也许就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毕竟,有些事现在不做以后就做不了了——不是每个人都承担得起“不合时宜”的代价,也不是每个“不合时宜”都能逼出一个苏东坡,更不是每个“不合时宜”都有一位王弗笑语解颐。年少的时候错过的事,谁知道会不会成为村上春树《再袭面包店》那样过不去的心理完形呐。

耿直诚实固然是一种美德,但有些无伤大雅的小事没必要和自己的亲人硬碰硬。不必试图改变老太太们的想法了,你不会忍心让她们成为更受伤的那方。所以,偷偷的去做吧,嘘,别让她们发现。

你要做的这件事永远不会得到她们的认同,你也不是为了她们的认同和赞美才去做的,即使她们不知道又有什么关系呢?记住,不是所有人都会反对你,这件疯狂的小事,总会迎来一些支持和欣赏。你只要耐心并圆滑一点的完成它。

查看全文

西泠印社的后门,闭园公告已被攻陷(≧∇≦)

查看全文